<video id="xaerm"></video>

        1. <wbr id="xaerm"></wbr>

          云南大理白族“繞三靈”大理白族人的情人節
          大理白族人的情人節

          時間:2019-01-04  來源:七彩云南  作者: 我要糾錯


          時間:(農歷)四月二十三日至二十五日(公歷)5月29日至5月31日

          繞三靈,白語叫“觀上覽”,意為“逛三都”,屬農閑季節白族民間的自娛性迎神賽會。這里說的“繞”,白族話叫“觀”,確切的翻譯應該是“逛”才對。就是一路慢行,邊舞邊唱;三靈,指三個地方:即位于大理古城西、三塔寺旁的“佛都”——崇圣寺;位于蒼山腳下的慶洞村的“神都”——圣源寺,以及位于洱海西北岸的“仙都”——金奎寺。

          三塔旁的“佛都”——崇圣寺

          在民間,關于繞三靈由來的傳說頗多。這個節日也因傳說不同而漢譯名稱各異,有“繞山林”“繞桑林”等。但是比較普遍的傳說是與白族宗教信仰本主有關的故事。當然,還有各種不同的傳說,出入很大。但是,繞三靈的產生與大理白族的本主信仰的關系是極為密切的。而且過去它又是群眾在栽種前向本主祈禱豐收的儀式。歷史上,以水稻農耕為主的白族,在水稻栽種之前,人們必先要向神靈企求風調雨順、祝愿五谷豐登。另外,這種繞三靈的歌舞活動,實際上也是緊張的水稻栽種之前,人們的一種特殊的游春活動。

          傳統上,每年農歷四月二十三日至二十四日,剛好是種植水稻的農忙節令之前,又恰值天氣和煦,山川秀麗,生活在蒼山洱海一帶數百個村莊的白族民眾,不分男女老少,都插花戴朵,濃妝淡抹,身著節日盛裝出席。繞三靈隊伍以村為單位,隊伍分為三部分:每隊前有為一男一女(有時也為兩男或兩女)的老人(稱花柳樹老人),頭纏大白包頭,身穿雪白對襟衣,著彩色綢褲,腳穿綴有紅絨球的彩線涼鞋,打扮得十分風趣,二人共扶一枝楊柳,柳枝上掛一個葫蘆,一塊彩綢,一人執拂塵,一人執紅扇或甩白毛巾,二人邊舞邊對唱白族“花柳曲”,唱詞幽默詼諧。中部隊伍除了吹笛子的一人外,有男女舞者數十人,有的唱調子、打霸王鞭、敲八角鼓、雙飛燕。隊尾則由吹樹葉的一人和數十位亦歌亦舞、手執扇子或草帽的婦女組成。大家排成“一字長蛇陣”,在花柳樹老人的帶領下,形成數萬人參加的春游活動,于農歷四月二十二日早晨,聚集到大理古城城隍廟,點燃香燭,準備行裝。人們滿懷熱情,希望通過自己虔誠的祭拜,使今年風調雨順,秋后五谷豐登;也祈禱闔家平安。

          繞三靈舞隊(作者:大理古城文化遺產保護協會理事、白族作家施懷基)

          繞三靈舞隊的主體,由霸王鞭和金錢鼓對舞組成。霸王鞭用4個節的空心竹制成,長約1米,鞭頭有三組銅錢,尾端有二組。金錢鼓以木條圍邊成八角或六角,一面繃羊皮,直徑約18厘米,每片木條中間鑿約一寸長方孔,內裝銅錢兩枚,用鐵釘固定;顒訒r銅錢相互碰撞發出響聲。舞時,女子持霸王鞭中端,男子手捏金錢鼓的一角對舞。舞蹈中霸王鞭通過杵地腳踢,以及摩擦身體發出響聲;金錢鼓在舞時以掌、肩擊鼓,嘭嘭有聲。雙方仰俯屈伸、輾轉反側,一時心對心、一時背靠背、一時腳勾腳,節奏鮮明而歡快,節拍由慢漸快,形成高潮,具有強烈的感染力,能營造熱烈、歡快的氣氛。舞隊經過的村寨,游人爭相購買村民們做的銅錢,象征避邪的太陽膏,象征女子健康的幼兒小花鞋和小衣服,象征五谷豐登的花串和小棱角等,人們把太陽膏貼在額頭,把花串等掛在胸前。隊伍白天邊走邊唱邊舞,一路歡歌笑語,吹吹打打,興高采烈,朋友相見敘舊,情人趁機談情,場面宏大熱烈。每到一個村莊,村民還要出來有意阻攔,并推出最優秀的歌手與之對唱對跳,唱夠了,跳夠了,才讓對方上路。往往出現許多逗笑斗趣的場面,人群中爆發出陣陣開懷大笑。晚上,人們三三兩兩地在田野和樹林里燃起一堆堆篝火,燒茶煮飯。飯后,老人一邊喝茶,一邊彈三弦,唱"大本曲",青年男女則約上相好,到樹林深處談情說愛,直至通宵達旦。

          在這3天里,“繞三靈”的人們要行走四十多公里路程,吹吹打打,載歌載舞,對歌應答。而今,繞三靈發展到現代,其內容形式產生了很大變化。首先是參加繞三靈的人員由昔日中老年男婦居多,發展為白族青少年都參與的一種民族盛會;活動內容由祈求神靈賜子降福和禳災,發展為集春游、白族歌舞和娛樂為一體的民俗活動;時間減少了一天,即因為大理古城城隍廟已改作他用,減去了農歷四月二十二游城隍廟的活動;白族歌舞除打霸王鞭、唱"花柳曲"和對調子外,還增加了許多傳統的白族歌舞表演,形式多樣化,使繞三靈更具地方和民族特色,被稱為白族人民的"狂歡節"。繞三靈傳承歷史久遠,群眾基礎深厚,活動規模龐大,巡游空間廣闊,體現出白族在文化上的包容吸納能力和高度的創新精神。它對強化文化認同感,增強白族凝聚力有很強的現實作用,已成為白族文化最有標志意義的象征之一。2006年5月20日,白族繞三靈經國務院批準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。

          繞三靈的白族人民(圖片來源:大理州宗教局)

          2016年的云南大理白族繞三靈將于公歷5月29日到31日在大理舉行,對少數民族民俗文化感興趣的旅客屆時可前往大理,親身體驗“白族狂歡節”的魅力。


          大理白族人的情人節——繞三靈

          關于愛情這檔子事,喜歡的得不到,得到的不珍惜,失去的懷念,相見的恨晚。你若說,小編又在老生常談了。滿大街都在上演著名叫《終其一生,都滿是遺憾》的七點檔肥皂劇,哪里不是這個樣子,

          其實還真不然,大理白族有個節日叫繞三靈,可以毫不避諱的說,繞三靈是白族人的情人節,更是能為社會、家庭、道德接納的幽會節。當然這個幽會也僅限于已婚男女,雙方在繞三靈期間可自由外出幽會婚前的"老相好”,晝行夜宿于寺廟和附近林木河畔,沿襲著古代“仲春之月,令會男女。于是時也,奔者不禁”的遺風。

          早期形態

          關于繞三靈由來的傳說頗多,但追根溯源應是由民間“祈雨”活動演變而成。

          繞三靈起源于唐南詔國時期,迄今已有一千多年的歷史。唐樊綽《蠻書》就記載了繞三靈活動的早期形態;另據清《滇中瑣紀》載:“大理有繞三靈會,每歲春季下浣,男婦成集,殆千萬人,十百各為群,群各有巫領之,相傳起于南詔,數千百年不能禁止,蓋惑于巫言,祈子嗣,禳災病。”

          相傳,過去大理常因干旱無雨而無法栽秧,以水稻農耕為主的白族先民,在水稻栽種之前,必先要向神靈祈求風調雨順、祝愿五谷豐登。于是每年農歷四月二十三日至二十五日,栽秧季節到來之前,都要組織大型祈雨活動,而祈雨期間正是人們聚會的好時機,于是就派生出熱鬧的繞三靈民俗盛世。

          第一階段衍變

          因特殊的戰爭環境,繞三靈逐漸演變為人類繁衍、生育需要的節日。

          唐天寶九年(公元750年),南詔王閣羅鳳率妻女赴成都會議,途經唐設在滇西的姚州都督府,姚州都督張虔陀強奸閣羅鳳的妻女,又向朝廷誣告閣羅鳳謀反。引起閣羅鳳極大憤慨遂舉兵攻陷姚州。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“天寶戰爭”

          此后,大唐王朝多次派兵來攻打南詔國,南詔打敗唐朝以后,利用戰俘唐軍漢人中文化較高的人材,在各方面傳播培育南詔土著民族,在文化、醫學、軍事、種養業和冶煉、政治等方面得以較快發展,國力逐漸強大,接著便四處用兵,向周邊地區掠奪財物,擴張土地。

          但是在那種冷兵器的年代,戰爭打的就是一個肉搏殘殺。南詔國因為戰爭年年,國內男丁驟減,寡婦居多。而在人口就是生產力的時代,南詔國這樣不大不小的政權,它既要維護國內的統治,又要抵御外敵,甚至還要侵略他國,同時還需要進行生產,這就需要很多的人口,特別是男人。

          為了加快人口繁衍,南詔國一方面派兵攻打成都等唐王朝統治的人口繁茂的城市,去搶會手藝的男人回來,強行跟南詔國的寡婦婚配。另外,借助白族繞三靈這個節日,在這三天的時間里,要求南詔國的各王公貴族,將自己的男性奴隸、仆人放出去參加節日,而國內的寡婦、單身女性,則可以在繞三靈這三天的時間里,只要看上哪一個參會的奴隸或者男子,就可以將其帶到附近的樹林里,盡情享受性,并達到懷孕生子的目的。

          這個風俗,一直持續到南詔國滅亡。

          到了大理國時期,統治者大理段氏崇尚佛教,不喜征戰,國家少有戰爭,大理國人口開始穩定增長。到這個時期,繞三靈這個傳統節日,除了沒有孩子的父母去求子嗣之外,也有年輕人、情人去尋歡,但參加的人數和規模已經遠遠達不到南詔國那樣的標準了。

          第二階段衍變

          受漢文化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的影響,婚戀自由的大理國人也開始出現了有情人不能攜手終老的悲劇,繞三靈成了情人們幽會的節日。

          洪武十五年(1382年)沐英率部攻大理(今屬云南)。俘獲段世。不久,明軍分兵攻取了云南全部。 大理實行文化滅絕政策,并強行推廣當時所謂的漢文化,直到清朝,甚至解放前,受漢文化中婚俗文化的影響,大理也慢慢開始實行婚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禮儀。

          《蠻書》卷八《蠻夷風俗》清楚的記載了未婚男女寡婦鰥夫在婚前可以任意“歡樂”,最終與最恩愛的結合,老情人們都來送一程“私夫夕來相送”,一但結婚后繼續“亂來”就會被處死,大富人家、官宦子弟用錢贖命,仍然要承擔發配麗水瘴地的嚴重后果。從這些記載中我們大致可以看出南詔婚姻制度的大概,在“領導干部”妻妾成群的時代,南詔“中央領導”還是非常人性化的:結婚之前愛怎么玩怎么玩!

          漢文化的入侵,這直接導致了一個很嚴重的矛盾出現:“有情人不能終成眷屬。”而此類情況的出現也直接導致了很多悲劇的釀制。比如根據學者調查,麗江納西族為了反對這一封建婚俗,可考的殉情人數至少在十萬以上,而這基本都集中在明朝到解放前這短短三百多年的時間里。

          萬幸的是,因為繞三靈的存在,很大程度上緩解了這一矛盾,殉情的悲劇在大理少有發生。

          大家都知道,大理白族有母性崇拜的悠久歷史,文化博大精深,人文底蘊濃厚、包容,民俗民風較為開化。于是白族人選擇了繞三靈這個傳統的節日,允許甚至鼓勵男女與自己婚前的戀人相會。為不能成為夫妻的情人提供幾天社會、家庭允許、不受道德譴責的公開相處時間。

          就像有些參加節會的老人唱的:“我牙已經脫落了,唱不成歌了,但我要來默默與你坐一會!”

          繞三靈在活動中保留一些古老群婚遺俗,是白族社會尊重女性、承認婦女地位的集中體現;活動的文化內涵中傳遞著白族非常重要的生殖崇拜信息。在活動中,白族男女可以通過對歌等形式,建立較為隱秘的情侶關系。這種道德規范的嬗變不僅暗涌著白族對于儒家封建禮教的修正,而且還表示了對人性的極大。

          第三階段衍變

          社會發展到了今天,作為開放、包容、人性化的少數民族白族,基本已經不會出現父母包辦婚姻的情況了,因此繞三靈中的情人約會已經不再成為繞三靈的主要內容。繞三靈更加偏向宗教意義。

          三靈,指位于大理三塔寺旁的“佛都”——崇圣寺、位于蒼山腳下慶洞村的“神都”——五百神王廟、位于喜洲東部的“仙都”——洱河祠。

          農歷四月二十三日至二十五日,生活在蒼山洱海一帶數百個村莊的白族民眾,不分男女老少,都插花戴朵,身著節日盛裝,從大理城出發,至洱海邊的馬久邑村止,歷時三天,主要是串游這三個寺廟。

          繞三靈活動的核心,便是各村組成的尋祭隊伍,他們代表著各村本主前往“神都”朝拜供奉于此的最大本主“五百神王”。他們以村莊為單位,攜帶祭祀用具和簡單的行李以及食品、炊具等,從四面八方赴會。

          “繞三靈”隊伍分為三部分:前導為一男一女(有時也為兩男或兩女)兩位手執柳樹枝和牛尾的老人(稱花柳樹老人);中部除了吹笛子的一人外,還有手執“霸王鞭”、“金錢鼓”的男女舞者數十人;隊尾則由吹樹葉的一人和數十位亦歌亦舞、手執扇子或草帽的婦女組成,排成“一字長蛇陣”,在花柳樹老人的帶領下,形成數萬人參加的活動。

          途徑村寨時,游人爭相購買象征辟邪的太陽膏,象征女子健康的幼兒小花鞋,象征五谷豐登的花串和小棱角等。人們把太陽膏貼在額頭,把花串等掛在胸前,一路吹吹打打,興高采烈,朋友相見敘舊,情人相機談情,場面宏大熱烈。

          行至傍晚,游人便三三兩兩地在田野和樹林里燃起一堆堆篝火,燒茶煮飯。飯后,在寺院內外場地,老人一邊喝茶,一邊彈三弦,唱“大本曲”,在寺院內外場地,打“霸王鞭”和“金錢鼓”,跳扇子舞、唱白族調子。當晚即夜宿慶洞廟宇和四周野地樹林中。人們盡情歌舞,通宵達旦,熱鬧非常,使這里成為“繞三靈”活動的中心場所。

          四月二十四日,祭拜象征洱海之神的斬蟒英雄段赤誠本主。

          四月二十五日,到大理城北洱海邊的馬久邑村,祭拜這里的“本主”保安景帝。

          在這3天里,“繞三靈”的人們要行走四十多公里路程,吹吹打打,載歌載舞,對歌應答。

          繞三靈傳承歷史久遠,群眾基礎深厚,活動規模龐大,巡游空間廣闊,體現出白族在文化上的包容吸納能力和高度的創新精神。它對強化文化認同感,增強白族凝聚力有很強的現實作用,已成為白族文化最有標志意義的象征之一。

         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        2. 上一篇:孟連神魚節
        3. 下一篇:馬居里:《隴川景頗族“目瑙縱歌”的傳承與發展》
        4. 無相關信息
          欄目更新

        5. 關于我們 | 打賞支持 | 廣告服務 | 聯系我們 | 網站地圖 | 免責聲明 | 幫助中心 | 友情鏈接 |

          tp官方最新下載

          Copyright © 2023 kmw.cc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昆明網 版權所有
          ICP備06013414號-3 公安備 42010502001045

          久久黄页